欢迎访问云南省文化厅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新浪微博无障碍浏览繁體中文English

政务公开

计划规划
索引号: 530000 028 20 2016 1 4622 主题分类:
发布机构: 云南省文化厅 成文时间: 见内容
标题: 发布日期: 2016-08-22
文号:

云南省文化厅关于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情况的自查报告

来源:发布时间:2016-08-22点击率:7513次

国家文化部:

按照《文化部办公厅关于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法贯彻落实情况检查工作的通知》要求,云南省文化厅认真开展自检自查工作,现将自查情况报告如下:

一、云南省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基本情况

1997年12月,我厅依托基层文化馆和乡镇文化站,率先于全国在全省范围内开展民间艺人调查,调查为期一年共寻访民间舞蹈、民间音乐、民间美术艺人万余人。在调查的基础上,省文化厅和省民委分别于19996月和20005月,认定公布两批省级民间艺人共461人。从2002年底开始至2005年底结束,我们又按照文化部部署组织民族传统文化资源普查,全面了解和掌握了全省民族传统文化资源的种类、数量、分布状况、生存环境、保护现状及存在问题。

在此基础上,分批分类组织开展非遗项目和传承人的推荐申报、评审和认定工作,逐步建立县(区)、州(市)、省、国家四级保护名录体系。目前,全省共有非遗保护名录8590项,其中:国家级名录105项,省级名录285项,州(市)级名录2778项,县(区)级名录5422项,并有傣族剪纸藏族史诗格萨尔两个项目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共评审认定项目代表性传承人3908名,其中:国家级传承人69名,省级传承人1016人,州(市)级传承人970名,县(区)级传承人1853名。

二、主要的做法和成效

() 推动立法,依法保护。2000年5月,云南在全国率先颁布实施《云南省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条例》。20133月,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省人大又颁布实施《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另外,还陆续出台了19个相应的地方民族传统文化保护单行条例和规定。如,《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管理条例》《云南省丽江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管理条例》《云南省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管理条例》《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保护规划》《云南省丽江古城保护条例》《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民族传统建筑保护条例》《云南省纳西族东巴文化保护条例》《云南省维西傈僳族自治县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条例》《云南省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条例》《云南省新平彝族傣族自治县民族民间文化保护条例》《云南省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条例》《云南省景东彝族自治县文化遗产保护条例》《云南省墨江哈尼族自治县文化遗产保护条例》等。2008年以来,云南省人大常委会专门组织两次对《非遗法》《非遗保护条例》的专项检查,为规范保护行为、依法开展保护工作提供了有力保障。

()建立机构,加强管理。2008年10月,在省文化馆加挂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牌子,在省文化馆原有编制基础上增加10个工作人员编制。2010年,经省编办批准,省文化厅增设非物质文化遗产处,配置工作人员4人。2011年,整合原省新闻图片社和省文化馆的10名非遗保护工作人员,成立了独立建制的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编制35人。目前,非遗保护工作已纳入全省1368个乡镇的工作职责,全省共有8个州市设立文化遗产科;有6个州市设立独立建制的非遗保护中心,其余州市在文化馆内设非遗保护部室,129个县(市、区)文化馆有专人负责非遗保护工作,其中有9个县(区、市)组建了独立建制的非遗保护中心,人数最多的县级中心专职人员有15人。

(三)加大投入,提供保障。一是积极争取中央专项补助资金,2011年至2015年共获得中央财政专项保护补助资金1.4608 亿元。二是逐年加大经费投入,自2012年以来,省政府每年安排保护专项经费1000万元,昆明、玉溪、楚雄、保山、普洱、大理、临沧等7个州市设立了非遗保护专项经费,近五年来,全省各级财政累计投入非遗保护专项经费1.0243亿元。三是对传承人给予传习活动补助。2009年,省财政给省级传承人每人每年3000元补助。2013年开始增加到5000元。到2015年,全省有12个州(市)为本级传承人发放传习补助经费(如,玉溪市每人每年补助5000元,楚雄州每人每年补助3600元,昆明市每人每年补助3000元,丽江市每人每年补助2400元),有25个县(区、市)给本级传承人发传习补助。

() 因地制宜,创新保护。设立省级民族传统文化生态保护区纳入省级非遗保护名录,并上升到《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规定,进行整体性保护。截止2015年底,共公布省级民族传统文化生态保护区66个(涵盖21个民族),共完成民族传统文化生态保护区保护规划编制26个。迪庆州和大理州入选国家级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对一些群众基础好、有市场前景的木雕、石雕、土陶、金银器制作、织染刺绣等传统技艺进行生产性保护。目前,建水紫陶、普洱贡茶、剑川木雕和大理白族扎染等一批代表性企业经营良好,被文化部公布为国家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支持、指导非遗资源集中、传统文化浓郁,特色鲜明、条件较好的民族村寨,如景洪市曼掌村、澜沧县老达堡村等,以文化旅游深度融合方式建设文化农庄。对基础条件较好、持续开展传承活动且效益显著的单位,我们将其命名为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基地,以鼓励其发挥保护、传承、展示、研究、交流的引领和示范作用。

(五)建立档案,完善资料。将省、州(市)、县(区)级非遗项目资料和传承人档案录入数据库进行完整保存,目前全省已制定工作规范,初步建立国家级、省级项目和传承人档案,确保国家级、省级名录项目的资料档案规范工作(做到四有,即有文、图、音、视频档案,有保护规划和实施方案,有专人管理,有历年开展研究和保护情况记录)。运用数字化技术和多媒体方式,对国家级和省级项目和传承人进行抢救性拍摄、录像。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5年底,省非遗保护中心共拍摄《梅葛》《彝族烟盒舞》《白族扎染制作技艺》等1047项,完成了对12个国家级项目的14名国家级和17位省级代表性传承人的数字化摄录;全省共编制非遗项目资料5万多册,收集非遗实物3万余件。

 () 强化宣传,营造氛围。一是宣传贯彻非遗保护法律法规。通过微信、网络、报纸、电视、非遗展示活动等进行宣传;购买下发各地非遗法指南读本,积极编制印发非遗保护条例释义,推动依法保护开展;举办非遗法和非遗保护条例培训班,集中学习提高。二是利用民族节日、中国文化遗产日、对外文化交流等活动宣传保护成果。组织参加根与魂中国澳门非物质文化遗产展”“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成果展”“中国传统技艺大展”“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中国福保乡村文化艺术节等活动,取得良好社会影响。三是搭建宣传展示平台。每两年举办一次全省性的民族民间歌舞乐展演,至今已举办九届,推出500多个优秀作品,怒族对唱《哦得得》、白族弹唱《弦子弹到你门前》、佤族音乐《加铃赛》、傈僳族歌舞《阿尺木刮》等节目,在群众中广为流传,已成为民族文化的金色名片。四是整理出版《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第一卷)、(第二卷)》和《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名录(第一卷)、(第二卷)》。红河、玉溪、临沧、楚雄、大理、迪庆、怒江等州市,已编辑出版本州市的项目和传承人名录集。

(七)加快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馆所建设。全省共命名挂牌28个省级传承基地,设立11个州(市)级传习中心、257个各级传习馆(所)、358个传承点,共建成923个非遗展示室。正有序推进瑞丽傣族孔雀舞、耿马芒团傣族手工造纸、腾冲皮影戏和石屏烟盒舞海菜腔等4个国家级非遗项目的保护设施建设。

三、存在的问题和困难

总的看,我省非遗保护工作成效显著,但问题和困难也不少,不同程度反映出执行非遗法不到位、有法不依、有法难依的情形。

一是受现代化和城镇化冲击严重。随着城乡人口流动加剧,空心村大量出现,越来越多的青少年人群对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和传统生活方式逐渐失去兴趣,非遗传承人群急剧减少。非遗实物征集收藏起步较晚,工作较薄弱。保护工作不利因素增多,整体形势堪忧。

二是思想认识偏差普遍存在。一些地区保护工作常常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与经济建设冲突时不要;不少地方重产业轻事业,重项目申报、轻保护管理,重开发利用、轻保护传承,重一时宣传、轻长期支持。

三是文化部门的保护责权不匹配。法律规定各级文化行政主管部门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责任部门。但实际上,保护职能和作用明显被忽视。省委宣传部、省民宗委、省旅发委、省住建厅、省档案馆、省委农办等部门也承担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职责,缺乏统筹,合力不明显。省级财政投入保护传承的经费总量不少,但大多分散在其他相关部门,文化行政主管部门能调配使用的经费不多。

四是保护经费投入明显不足。我省保护项目点多面广,抢救性保护任务较重,但目前各级政府对非遗保护的专项资金和传承人补助投入却很有限,许多地方为零,多数地方连最基本的业务工作经费都没有安排。大多数地方保护基础设施匮乏,特有少数民族、人口较少民族没有非遗展示馆,省会城市昆明没有集中展示保护成果的场馆。

五是机构和人员队伍急待加强。大部分州、市和县(区)普遍采取在同级文化馆加挂非遗保护中心牌子的形式,未设立专门机构,配备专业人员。基层保护工作人员多属兼职,岗位不固定、流动性较大,业务素质总体不高。六是扶持和培养传承人工作急迫。目前我省认定的国家级传承人(69人)、省级传承人(1016名)、州(市)级传承人(970名)和县级传承人(1853名)呈现出葫芦形结构,极不合理,传承人培养工作十分急迫。

四、今后的工作打算

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论述和考察云南的重要讲话精神,认真落实中办二次回访的重点任务分解,研究制定《云南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意见》,着重做好以下几个方面:

(一)强化依法保护意识。推动多层级和各类别的非遗保护法规和条例的制定加强普法宣传,使依法保护意识深入人心,增强全社会依法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自觉性。

(二)加强组织领导。充分发挥政府主导作用,建立协调有效的保护工作领导机制。力争把保护工作列入各级政府重要议事日程,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整体规划,纳入文化发展纲要,纳入城乡建设规划,纳入财政预算,纳入体制改革,纳入各级领导责任制。建立专家咨询机制和检查监督机制。

(三)加大保护经费投入。多种形式督促各地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纳入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规划,将保护经费纳入本地财政预算,设立保护专项资金,逐年加大投入,并加强项目保护资金的绩效管理。

(四)完善机构队伍建设。根据工作需要,鼓励支持各地设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解决保护机构人员编制,配备必要人员。对现有的保护工作人员,采取培训、培养、进修等多种方式,提高文化水平、理论修养和专业水平,以适应保护工作的需要。

(五)加强传承人培养和管理。加大对传承人开展传承活动的扶持力度,搭建服务、宣传展示平台,支持有条件的大专院校,分门别类开展传承人研修培训,壮大传承人队伍,增强传承活力。对传承人实行动态管理,完善项目和传承人的退出机制,。

(六)加强保护利用设施建设

争取在省会城市昆明建立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馆,在全省范围内,建设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馆(传习所)、传承基地和专题博物馆。形成以省级非遗博览馆为龙头、各级非遗传习馆(传习所)和传承基地为骨干、专题博物馆为特色的展示场馆网络体系。充分运用现代科技手段进行记录、保存和宣传,建成全省民族传统文化的档案数据库。

五、相关的工作建议

一是加大中央财政对云南文化建设的支持力度。云南地处祖国西南边陲,集边疆、山区、贫困和少数民族地区为一体,发展和稳定的压力巨大。解决好云南的问题,事关国家发展全局,事关国家发展战略。由于历史原因,云南的文化基础设施建设欠账较多。近年来,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云南文化建设尤其是文化遗产保护,但因财力有限,要靠云南自己的力量解决云南的文化遗产保护问题根本不可能。云南现在面临着脱贫攻坚和文化遗产保护的双重压力,而这两种压力都超其他省份。云南的民族数量接近全国的一半,特有少数民族数量占全国少数民族总数的四分之一强。保护好云南民族的文化遗产,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和战略意义。希望中央财政不断加大对云南文化建设的支持力度。鉴于“十三五”时期中央将对西部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少数民族地区和革命老区加大投入,建议中央针对云南的特殊省情,在云南实施“文化固边强基工程”,对云南边境一线地区、特有少数民族、藏区等的文化遗产保护给予特殊照顾和倾斜。

二是对云南的国家级非遗项目及其代表性传承人认定培养给予特殊照顾。云南是非遗资源大省,然而云南的国家级非遗项目(只有105项)数量和代表性传承人(只有69人)数量与非遗资源大省的实际极不相称。鉴于中国是56个民族的大家庭、云南在这个大家庭中成员较多的实际,建议国家在云南的国家级非遗项目及其代表性传承人认定培养上给予特殊照顾。

三是建议全国人大和国家文化部定期或不定期地组织开展多种层级、各种形式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执法检查。

四是建议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纳入地方领导干部和领导班子的考核评价。参照《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若干意见》中“地方人民政府要切实履行文物保护主体责任,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列入重要议事日程,作为地方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参考”的做法,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纳入地方领导干部和领导班子考核评价,以充分发挥地方政府在保护文化遗产中的重要作用。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平台

扫描关注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云南青锋微信公众号

云南青锋微信公众号

云南反邪教政务微博

云南反邪教政务微博